align: center;">《美国陆军军事医学概要》:美国陆军医疗服务军团

 

第三章  美国陆军卫生部隶属军团

 

第五节   美国陆军医疗服务军团

 

   1 使命

  以高质管理、医疗和科研引领卫生军团创造辉煌。


 2 愿景

  忠诚可靠,全力以赴。


 3 历史

  美国陆军医疗服务军团(MSC)拥有悠久辉煌历史,是不可或缺的国家财富。成千上万的军官曾在其麾下服役,在全球和平或战争时期为国防事业无私奉献。他们拥有不同的学术专业背景,在自己的学科领域已是大名鼎鼎颇受尊崇的领头羊。他们见证了两百多年来医学科学和军事医学运行与管理的成长。

  美国陆军医疗服务军团的前身,由美国独立战争中的药剂师和南北战争军医团军官演化而来,逐渐发展为1917年6月30日成立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卫生兵团,根据同年5月18日国会法案临时归属于卫生部管辖。该兵团于战争期间迅速扩大到近3000名官兵,将医生从各种行政、科技事务中解脱出来,并在战争结束后解散。

  在内战期间,人们逐渐意识到一个固定的医疗辅助机构对军队的重要性。于是医政兵团(MAC)于1920年6月4日应运而生,并在二战期间茁壮成长,从1939年的不足百人发展到1945年的22,000多人。这些军官担任了包括机动营人员调配在内的各种其它岗位,将医生解脱出来专心负责病人医治。

  军团的另一个前身是1943年7月12日作为常规军种成立的药学兵团。1947年8月4日,卫生、行政和药学兵团终由医疗服务军团取代,该军团由药品供应和管理、医学相关科学、医学工程学和眼视光学四个部分组成。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MSC医疗营队在朝鲜战场上同样执行其作战任务。MSC飞行员被分配到第一支直升机伤兵运输分队中,该分队的出现预示了直升机救护的革命性作用。这些MSC官兵在越南战争中也谱写了光辉篇章,获得了众多嘉奖。

  MSC中的一些成员在陆军医疗部门中取得了突出的科学成就。例如:

 1) 卫生兵团鲁本·L·卡恩少校,发明梅毒血清学检测方法(1918)。

 2)医疗服务军团乔治·W·亨特三世上校,发明了缓慢中毒法基本消灭了日本血吸虫病(1950-53)。

 3)医疗服务军团丹·C·卡诺瓦上校和约翰·D·马歇尔上校发现了天气与瘟疫流行病学的关系,并发明了相关血清学检测,记录了疫苗疗效(1960-70)。

 4)医疗服务军团弗兰克·R·坎普上校,建立陆军血库和输血研究计划并推广至全球(1964-75)。

 5)医疗服务军团罗伯特·B·林德伯格上校,与其同事发明了磺胺乳膏显着降低烧伤死亡率(1965)。

 6)医疗服务军团查尔斯·R·安吉尔中校,及其研究人员提供的技术转让,使第一个进行海洛因检测的大规模筛查实验室得以建立(1971年)。

 7)医疗服务军团,陆军预备役米莉·休斯-富尔福德上校,于1984年被选为太空实验室四号任务宇航员,成为医疗部门的首位宇航员。

  目前,MSC为每一项陆军卫生部工作提供管理、规划、安排和预算方案;通过对战地医疗机构的指挥保持其战时医疗战斗力;运行着无论何地均最为有效的物流系统。在很多方面,医疗服务军团的人员都是在陆军卫生部国防人道主义中的佼佼者。


 

 4 指挥官

  

  多伊尔准将以优异成绩毕业于托莱多大学,还拥有科学硕士、医疗管理、和战略研究硕士学位,并由乔治亚州本宁堡候补军官学校授任。多伊尔准将最初担任加利福尼亚州欧文堡第31步兵团第6营(机械化兵团)医疗排长和副官。1984年毕业于飞行学校后,他就任驻德达姆施塔特第421医疗(空中救护)连4排排长和行动队长,并在该军队改编为第159医疗(空中救护)连第421医疗救护队后继续担任行动队长。在坎贝尔堡,他还先后担任了肯塔基州坎贝尔堡第101空降师(空中突击)第326医疗营Delta连飞行排长、沙漠之盾/沙漠风暴行动期间第326医疗大队的S2/3(情报官/行动队长)、和第101师后援指挥部布署和行动队长。接着,他就任弗吉尼亚州亚历山大全军人力指挥部健康服务人事管理官,并在就读于指挥与参谋学院后,分配到德克萨斯州胡德堡第一医疗大队担任S2/3,后担任第507医疗(空中救护)连指挥官。从贝勒培训学校毕业后,他就任驻德兰施图尔战区医疗中心指挥官负责管理医疗服务部,以及随后的驻德威斯巴登指挥第421医疗救护(欧洲直升机撤运)营指挥官。此后,他又担任了北卡罗莱纳州布拉格堡沃马克陆军医疗中心总参谋长和副行政指挥官。2004年,多伊尔准将就任科罗拉多州卡森堡第10战斗支援医院指挥官并兼任第43区支援小组(后方临时)指挥官。在伊拉克自由行动05-07期间,他负责指挥第10医疗队,该队是包括巴格达伊本西纳医院在内的伊拉克多国部队中最大的医疗队,也是中央指挥部部最大最繁忙的战区创伤中心,紧接着又担任了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的副行政指挥官。在09年4月就任驻德海德堡指挥后不久,他随第30医疗指挥团派遣至阿富汗,担任第一战区医疗指挥官,领导作战部队第30医疗指挥团为阿富汗境内超过10万美国和联军部队提供全方位的作战健康服务支持(HSS)和有力的健康保障。在过去的三十年中,他担任过众多指挥官和参谋职位,最终升任威廉·博蒙特陆军医疗中心总司令和西部地区医疗指挥部预备役副总指挥,同时兼任美国陆军医疗服务军团团长。

  他的军事教育背景包括:航空军官高级课程,指挥与参谋学院,美国陆军贝勒大学保健管理研究生课程,以及美国陆军战争学院。

  他获得的奖项和荣誉包括:优胜军团三橡叶簇奖章、单橡叶簇铜星勋章、五橡叶簇荣誉奖章、空军勋章、双橡叶簇陆军嘉奖奖章、单橡叶簇陆军成就勋章、国防军纪念章、西南亚服役奖章、阿富汗战役奖章、伊拉克战役奖章、全球反恐战争服务奖章、陆军预备役勋章、北约奖章、科威特解放奖章(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解放奖章(科威特)。他同时也被授予了现场专业医疗徽章、高级飞行员徽章、伞兵徽章,空中突击徽章、优秀军医奖、圣迈克尔(银)奖和德国Schuetzenschnur(金)奖。多伊尔准将拥有保健管理委员会认证的专业资质,是美国保健管理学院(FACHE)院士,被授予陆军卫生部A级官员,这是AMEDD专业水平的最高评价。

 

 

(来源: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 USU研究课题组)

 

 

 (本内容版权归“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 USU研究课题组”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欢迎关注“转化医学电子杂志”微信!获取更多精彩资讯!

 

 方法1:扫描下方二维码

 方法2:添加微信公众号(eTransM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