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ign: center;">乳腺癌曲妥珠治疗有心衰风险,肌钙蛋白能预测吗?

 

作为乳腺癌治疗领域第一个分子靶向性药物,曲妥珠单抗在临床应用已有10余年的历史,目前已成为HER-2阳性乳腺癌的基本治疗组成。尽管和传统化疗药相比,曲妥珠单抗的安全性较高,但其所引起的心脏毒性日益受到关注。

曲妥珠单抗相关心脏功能障碍(TRCD)主要包括无症状性的左室射血分数(LVEF)降低、心动过速、心悸、呼吸困难、胸痛及充血性心力衰竭(CHF)。然而,临床经常用到的心脏功能监测评价指标LVEF并不能在早期探测到TRCD,也难以预测心脏功能恶化。

 

针对心脏毒性的监测问题,欧洲的研究者以曲妥珠单抗乳腺癌辅助治疗的经典临床研究HREA试验为患者来源,开展了一项(发表在JCO)探索心肌标志物肌钙蛋白I(cTnI)、肌钙蛋白T(cTnT),以及N末端脑钠肽原(NT-proBNP)在患者心脏安全性中监测作用的亚队列研究。

 

主要研究

HERA试验共5102例乳腺癌患者中,同意参加该亚队列研究的乳腺癌患者有533例,在不同的时间点评估他们的心肌标志物和LVEF,如果没有标志物记录则予以排除,剩余452例可评价患者,其中观察组142例,曲妥珠治疗组310例。

 

主要心脏终点事件定义为有症状的充血性心衰(纽约心脏病协会Ⅲ-Ⅳ级),明显的LVEF下降,或心脏原因致死。

 

次要心脏终点事件定义为无症状或伴轻微症状的LVEF下降。

 

在基线时,曲妥珠治疗组患者有13.9%(40/288)的患者cTnI升高(>40 ng/L),24.9%(71/285)的患者cTnT升高(>14 ng/L)。观察组患者心肌标志物升高则分别为12.9%(16/124)和24.6%(30/122)。

 

绝大多数cTnI和cTnT值升高都在基线出现,反应了蒽环类化疗的心脏毒性。94%的患者在曲多珠治疗前接受过蒽环类细胞毒化疗。

 

对于任意时间的肌钙蛋白水平,无论是单变量分析还是多变量分析,cTnI升高和cTnT升高均与LVEF显著下降风险相关(单变量HR分别为3.91,2.38;多变量HR分别为3.76,2.37)。

 

另外,绝大多数肌钙蛋白升高都发生在基线时,因此对于肌钙蛋白水平已升高的情况,单变量分析或多变量分析进一步验证了cTnI和cTnT升高与LVEF显著下降风险相关。

 

研究中主要心脏终点只有2例患者,次要心脏终点有31例患者(恢复率74%)。

 

NT-proBNP每增加10 ng/dL,LVEF下降的风险增加30%。但是,不能通过NT-proBNP水平的变化分辨患者是否存在LVEF下降。同样肌钙蛋白水平也不能稳定预测LVEF下降。

 

结语

治疗前,肌钙蛋白I和T升高与曲妥珠单抗相关心脏功能障碍(TRCD)风险有关。由于升高的阈值还不能界定,这一结论无法适用于NT-proBNP;但是,可以观察到TRCD患者中NT-proBNP比无心脏毒性患者升高的更多。

 

需要注意的是,对于准备接受曲妥珠联合化疗的乳腺癌患者,研究结果并不是要他们都检查肌钙蛋白等心脏标志物。进一步了解他们的心脏毒性风险,理想状态下当然是随机临床试验最好。

 

除了心脏标志物外,高血压、肥胖、生活习惯和其他可能影响心脏功能的参数都应该纳入到分析中。而对于没有使用蒽环类化疗的乳腺癌患者,心脏标志物还能预测曲妥珠单抗的心脏毒性吗?另外,肌钙蛋白似乎也没有在及时终止治疗的方面发挥有效作用。

 

再者,曲妥珠治疗乳腺癌发生心衰的概率很低,预测心脏毒性事件还有很多需要探索的地方。

信源:Will Boggs. Elevated Troponin Tied to Increased Risk of Trastuzumab-Related Cardiac Dysfunction. Medscape.com.

 

(来源:医脉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