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font-size: large;">[AASLD 2016] DAA用于丙型肝炎,肝癌发生率有无变化?

 

 

  “这表明肝脏免疫学及分子微环境的改变可能促进了HCC的微观生长和扩散。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澄清这些问题,并识别预测指标。同时,接受直接抗病毒药物治疗的晚期肝病患者应继续密切监测肝癌。”首席研究员意大利帕多瓦大学胃肠病学教授Alfredo Alberti在报告中指出。

  近期争议性数据显示,HCC风险与抗病毒治疗之间可能存在关联,一些报告表明,DAA治疗期间或治疗后,HCC复发和新发率出现显著差异。

  为此,Alberti博士及其同事开展了一项大型前瞻性研究,纳入了3,075例感染HCV的晚期肝脏疾病患者,在其开始直接抗病毒药物治疗后进行了随访,平均随访300.8天。

  研究结果显示,97%的F3期纤维化患者获得了持续病毒学应答(SVR)。Child–Pugh A 级肝硬化和Child–Pugh B 级肝硬化的数据分别为92%和80%;

  整体肝癌发生率为1.64%,18个月随访期间累积发病率稳定增加2.5%。F3期肝硬化(0.23%人/年)、Child–Pugh A 级肝硬化(1.64%人/年)或Child–Pugh B 级肝硬化(2.92%人/年)患者的肝细胞癌累积发病率并没有显著差异。

  Kaplan Meier分析结果表明随访期间HCC累积发病率存在差异,然而,这一差异在Mantel检验中并没有达到统计学意义。

 

(来源:医脉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