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font-size: x-large;">第三章   美国军医大学学院设置

第一节  F.爱德华·赫伯特医学院  

 

      F. Edward Hébert医学院被誉为“美国的医学院”,这在美国141所正规医学院校里绝无仅有,足见美国军医大学医学院在美国历史上的地位和重要性。美国军医大学医学院建于1972年,旨在保证美国海陆空三军和公共卫生署有足够的军队医生作为军队支持力量。医学院既提供四年制的医学教育,还设有各类研究生教育项目,既培养救死扶伤的军人医生,也培养各生物医学领域的研究型人才。2015年,医学院招生689人,班级平均人数172人,自成立以来总共毕业医学博士5370人。

  USU医学院学生接受的教育比普通医学院的多700个学时,主要包括军事医学、热带疾病、受伤战士治疗、人道主义援助、伦理和其它军事相关的学习。医学院还与其他院系通力合作培养交叉学科人才。杰出的研究生项目有公共健康、热带医学和健康管理和政策项目,医学与临床心理学项目,以及神经科学、分子与细胞生物学和新型传染病交叉领域博士项目等等。除此之外,F. Edward Hébert医学院还下设多个研究中心,与校内外其他研究机构共同合作,开展各个领域的研究,并不断取得突破性成果。

一、历史与使命

  1972年, 在来自路易斯安那州的已故国会议员Rep. F. Edward Hébert的倡议下,国会颁布了《军队医疗职业振兴法案》,并批准建立美国军医大学。该法案规定,美国军医大学由美国国防部组建,并将校址定于哥伦比亚区半径约25英里的范围内。它还进一步规定由美国总统任命,经参议院同意,成立一个校董事会来负责管理学校。此外,立法机构授权该大学在各类医疗科学领域设立高级别的学位。它要求把重点放在医学上,要求到1982年医学专业毕业生不得少于100人。

  1983年,国会立法正式规定,美国军医大学医学院被命名为F·爱德华·赫伯特医学院。和美国其他医学院一样的是,美国军医大学医学院的课程是为学生教授知识,技能,训练,使他们成为有能力,富有同情心的医生。但由于美国军医大学也是军队医疗系统内的领导性学校,所以也教育和培养学生成为高效率的领导者。为此,课程还强调军事医学,预防医学,热带医学,灾害学,人道主义援助以及在恶劣的气候中生存等。医学院培养人才的目标是确保每个毕业生在离校时,具备在各种环境下,不论是现代的三级护理医院还是战场或世界另一边的难民营,都能够提供优秀的医疗服务和领导力。目前超过5200人的校友医生在全国乃至全世界光荣地为军队和公务卫生提供医疗服务。

  F. Edward Hébert医学院的使命在于在和平和战争时期致力于军事医学和公共卫生事业,培养为美国国防部和公共卫生署服务的军事医学专业人才,和致力于科学研究的科学家。医学院为国家军事力量提供服务,努力成为世界一流的教育、研究、军事和咨询一体的机构。医学院尤其在军事医学、灾难医学和军事医学准备方面有突出成绩。

二、专业设置

  F.爱德华•赫伯特医学院下设20个医学专业,分别为:解剖生理及遗传学、生化和分子生物学、医学及临床心理学、微生物及免疫学、军事及急诊医学、病理学、药理学、预防医学和生物统计学 8个基础医学系;以及麻醉学、皮肤病学、家庭医学、内科学、神经病学、妇产科学、小儿科学、理疗与康复医学、精神病学、放射学及放射学科学、放射生物学、外科手术学12个临床医学系。

  1.解剖生理及遗传学系

  解剖生理及遗传学系致力于神经科学、细胞生物学、有机生理学和分子遗传学的科学研究。该系拥有:

  世界一流的教师团队,致力于研究对人类健康影响最深的疾病;

  配备先进设备的现代研究实验室,包括供教师使用的质谱中心;

  核心质谱和分子分析设备,支持关于解决21世纪医学蛋白质祖学和分子遗传学的研究。

  解剖生理及遗传学系(APG)积极参与培养下一代军医与医学界领导。系教学领导监管教学模块中的解剖学,组织学,生理学,细胞生物学,胚胎学和神经科学等部分相关的讲座组织、实验室试验以及小组会议。APG教师除了参与大学各博士项目的课程教师以外,还与国家海军医疗中心的麻醉学系和学校的麻醉学系共同运作病人模拟器实验室(PSL)。PSL为美国军医大学大学学生和当地军队医院的临床医生提供了以病人模拟为基础的临床教育。为了扩大模拟的范围,PSL在整个美国军医大学部署了超高速互联网-2先进远程教育网络,与国家海军医疗中心和国家医学图书馆相连接。APG教师也是大学跨学科项目(分子与细胞生物学项目和神经科学研究生项目)的积极参与者。

  科研方面,APG的研究项目广泛采用了解剖,生理,生化,细胞和分子的生物学方法来探讨神经退行性疾病相关的医疗问题,如多发性硬化症,帕金森病和老年痴呆症,唐氏综合症,海绵状脑白质营养不良症,中枢和外周神经损伤。APG教师也参与高血压和心血管病理生理,胃肠功能神经免疫反应,囊性纤维化和糖尿病等代谢性疾病方面的研究项目。系内的研究主要集中于神经细胞基因表达的调节,生物钟机制,神经内分泌过程,中枢神经系统损伤和疾病中神经胶质细胞的作用,创伤性脑损伤,出血性休克,神经再生和可塑性等方面。其中几个项目采用了最前沿的方法,包括利用工程细胞的细胞疗法,利用病毒和化学载体的基因治疗,基因敲除和转基因小鼠模型,基因芯片和质谱技术。研究经费是由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美国空军,青少年糖尿病基金会,囊性纤维化基金会,美国国防部/退伍军人脑损伤项目,以及美国军医大学校内资助项目等赞助。

  教师个人成就

  ·Harvey B. Pollard,M.D.,Ph.D.

  教授 美国军医大学医学院解剖生理及遗传学系主任。

  该系的医学基因组学和蛋白质组学中心已成为全美10个赢得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建立蛋白质组学中心资金支持(1200万美元)的学术组织之一。该项目使得大学获得世界级的质谱仪设备,以及技术支持人员,这构成了蛋白质组学研究在21世纪的技术基础。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资助下,该系进入美国所有医学院的前二十位的行列,并为整个大学提供了重要的研究资源。研究中心的焦点是肺部疾病,尤其是囊性纤维化的炎性遗传性疾病。20%的美国人携带囊性纤维化突变基因,它是美国最常见的常染色体隐性遗传的致命疾病。该中心承诺,中心的研究成果将对我们关于挑战性大但认知较少的炎性肺部疾病如哮喘,以及身体其他部位的发炎过程的理解有重大突破。

  ·Rosemary C. Borke,博士.

  副主任(负责教学), 美国军医大学解剖生理及遗传学系教授。

  波克教授的临床头颈以及功能神经学课程一直深受一年级医学生的喜爱。她不断进行课程改进,例如加入强调临床相关性的教育材料,以强调坚实的基础科学基础的重要性。 波克教授还通过制作教学光盘(CD)方便学生在课堂和在宿舍学习。

  ·Juanita J. Anders博士 副教授

  ·Kimberly Byrnes博士

  特定波长的光可以穿透到不同深度的身体,被细胞的光感受器吸收。通过这一过程,光可以调节基本的细胞功能,包括能量(ATP)的生产和DNA,RNA和蛋白质的合成。因此,光有对深部组织进行非侵入性治疗修复的可能性。Anders博士和 Byrnes博士的研究表明,光会增加受损外周神经元的存活和再生。

  这项成果引发了一系列光对脊髓损伤(SCI)非侵入性治疗的实验研究。在美国,大约有23万人生活在SCI的影响下,并且这一数字每年增加1.1万。由于中枢神经系统内的轴突损害后无法再生,SCI会造成严重残疾。虽然急救和康复治疗的进步使得许多脊髓损伤患者的得以生存,但是可以减轻损伤和恢复功能的方法仍然是有限的。安德斯、伯恩斯博士与从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Waynant和Ilev博士合作,确定了810纳米波长的光能够穿透到脊髓的深度。使用810纳米,150毫瓦(剂量= 1589焦耳/平方厘米)的二极管激光器光治疗脊髓损伤,有充当免疫抑制剂的作用,改善轴突再生,促进功能恢复。这项研究表明,光疗是一种新型有效的治疗脊髓损伤方法,并于2003年申请临时专利,并将这项技术授权PhotoThera股份有限公司。

  ·Sharon L. Juliano教授 博士

  有许多疾病与神经细胞迁移到皮质这一过程有关。受损的迁移机制可导致从癫痫到精神分裂症等人体功能障碍。遗传与环境都是影响大脑皮质的发展和后续迁移的因素。Sharon Juliano实验室的成员 Marcin Gierdalski 和 Sylvie Poluch通过遗传和表观遗传模型了解受损神经元迁移的机制,他们之前的研究表明,在妊娠期皮质细胞发育的短暂中断可能会导致放射状胶质细胞这一神经元的前身和新生神经元迁移的支架产生重大变化。在与哈佛大学的同僚的合作下,Juliano和Gierdalski确定了一个约50 kDa的蛋白是哺乳动物大脑皮质的一个内源性因子,它可将放射状胶质细胞重组为正常形态。他们进一步确立了这一可能的内源性因子是通过ErbB受体作用的神经调节蛋白。他们的研究结果可能阐明了妊娠时产生神经元移行异常障碍的机制,以及可以通过系统研究和几个导致迁移受损的结构和神经化学元素有关的因子来寻找可能的修复方法。他们的研究结果发表在《大脑皮层》杂志纪念新皮质发展的研究现状的专刊上。(未完待续...)

 

 

(来源: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 USU研究课题组)

 

 (本内容版权归“第四军医大学唐都医院 USU研究课题组”所有,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欢迎关注“转化医学电子杂志”微信!获取更多精彩资讯!

 

 方法1:扫描下方二维码

 方法2:添加微信公众号(eTransMed